Sunday, August 9, 2020

Are the online mattress companies of Hong Kong facing the same fate as Casper?   By Alvin Mak   They’re convenient, they’re comfortable, and they’re cheap. It seemed

The Chinese electric vehicles industry is driving toward a more environmentally-friendly world.   By Alvin Mak   Though oil might still dominate the world, such change has been

Here’s how these ecommerce companies are shifting Thailand’s online shopping ecosystem.   By Alvin Mak     With a population of almost 70 million people, Thailand’s retail industry is

What would happen to Chinese stocks if they are forced to delist from American stock markets?    By Alvin Mak   Last month, the United States Senate signed

The past and present of Hollywood’s place in entrepreneurship    By Alvin Mak   The past   Few people think of legendary actor Paul Newman when they crack open a

Vietnam’s fintech innovators are trailblazing the future of digital microtransactions.   By Alvin Mak   After moving up 13 places in the rankings for the world’s best startup

Maturity and a mindset shift are transforming the region’s startup ecosystem   By Philip Bahoshy   It has been fascinating being part of and tracking the Middle East

WorkTech在香港的初創社區中上演了一場國王豪華音樂節   此文章為英文版本譯本。中英文版本如有歧異,概以英文版本為準。   由 JUMPSTART 撰寫   在2019年末及2020年初的幾個月中,Michael Wong在創業界似乎無處不在。 WorkTech的創始人兼董事長Michael與很多商業名流都有來往,當中包括新加坡的萬方家族辦公室、恆生大學、著名的風險投資公司Click Ventures及其他於香港創新領域的有名的企業。   他旗下備受矚目的合作項目給大眾留下了深刻印象,例如在一月與恆生大學融創中心的合作。此外, 在一月下旬,亦出現WorkTech完成首輪融資的新聞報導,它獲得萬方家族辦公室等注資2,500萬美元。   這樣看來,WorkTech在社會中的影響力只能是一件好事。 而其公司在新加坡,台灣,中國和香港的迅速發展,由14個業務地點增至19個,同時支持著WorkTech這些新聞報導。   不過鑑於最近發生的事件,Michael於東南亞地區創新領域中的重要角色變得虛有其表。一些業主因多次扣押債務人財產之事宜向Michael的公司提出了起訴,當中一些業主更在五個多月內都沒有收到租金。 WorkTech前員工和業務上的合作夥伴亦提出了包括口頭虐待,違反勞動法例及多層欺詐的指控。   這故事涉及了沒到賬的銀行轉帳、欠薪、多次無法兌現的承諾和違約等行為。 所有的跡象都讓人感覺到這間公司處於混亂當中,而當中涉及一名不顧一切地追求夢想,以自身聲譽,商業利益和員工作為代價的負責人。   當創業夢想變成噩夢   每個人對失敗都有不同的定義,但是當公司的四名高層管理人員同時一併離開,這清楚表明當中有點異常。   在長達四個月沒有薪水的情況下,四名高級經理同時於6月1日按計劃辭職。雖然他們取消合同理由與薪金相關,但本雜誌Jumpstart進行一系列採訪後,顯示出這只是冰山一角,他們強調Michael冷漠無視員工福利,並給人留下他只將法律視為建議的印象。   前WorkTech首席營運官Eddie Lin指出,Michael大膽追夢及拼命的性格存在陰暗面。據悉,管理層在處理敏感問題時,他曾使用辱罵性語言,威脅及恐嚇手段迫使他們退縮。 但當他心情好轉時,他不時引用公司即將達成的兩筆重大交易以灌輸樂觀情緒予管理層:第一筆交易是區域共享工作運營商Kafnu收購的投標,第二筆交易則是與萬方家族辦公室的資金交易兼合資。   當公司雄心勃勃地發展時,租金付款卻仍在拖欠。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Michael採取了進取的策略,連續數月不支付員工薪金,而 要求追討欠薪的員工經常會遭受辱罵性語言和嚴厲評論的對待。   曾經有一次,當前助理營運經理Mandy Lin通過電子郵件向Michael談及一月的欠薪並打算聯繫勞工署,Michael憤怒地指她得到這份工作並不是基於她自己的能力,而是因為同事Eddie。 Michael在2月11日發出的一封電子郵件中指出:「記住,你得到這份工作並不是因為你的能力,而是因為Eddie Li!並且, 我討厭被威脅! 」[原文如此: remember u got the job

1 2 3 4 5 6